中医发挥最大疗效‧创形象思维辨证论治

  • 编辑时间: 2020-06-15
  • 浏览量: 407
  • 作者:
中医发挥最大疗效‧创形象思维辨证论治(雪兰莪‧沙登)世界上没有两个人完全相同,也没有两次病情是一样的,若以这样的角度看中医,就可明白其中的精髓和内涵。在临床上,真正的中医师思维重複性极小,几乎每个患者的辨证论治过程都需要创造性思维,才能发挥最大的疗效。中医学者认为,若以右脑的功能来比喻中医的辨证论治过程一点也不为过,因为这具有全面和综合等特点。中医为何能治疗SARS和A(H1N1)流感这类未知疾病,就是发挥“上工治未病”的特点所致。厦门大学医学院副院长王彦晖教授说,人脑分为左、右两半部,其中右半球主管韵律、节奏、绘画、视觉、空间等非言语类信息的加工,属于潜意识思维。右脑是将收到的讯息以图像处理,瞬间即可处理完毕,因此能够把大量资讯一併处理,并衍生出创造性的讯息。他指出,右脑有自主性,能够发挥独自的想像力和思考,把创意图像化。右脑的记忆力只要和思考力一结合,就能够和不靠语言的前语言性纯粹思考、图像思考连结,而独创性的构想就会神奇般的被引发出来,这就是形象思维。其信息量比语言思维大,速度快,比如一图胜千言。中医善用人体感官诊断他在“第9届亚细安中医药学术大会”发表主题演讲时说,中医诊断通过听、嗅、味、触、视等人体感官的充份运用,经过对人的气色、神情、体态、气味、声音、舌象、脉象及生活习惯、环境等的了解,对人体本身及人与环境的关係形成整体的印象,以了解生命活动的状态。“虽然有些细节模糊,但具有较强的实用性和可操作性,诊断的模糊可以通过诊断之后治疗过程的细节不断调整,最后达到精确的疗效。”王彦晖表示,中医四诊(望闻问切)的诊察之象很多,常见有舌象、脉象、眼象、手象、足象、耳象等,故中医的诊断有“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之说。中医对于望而知之的追求正说明,象对于中医诊断的重要性,因为望诊直接得到就是某个方面的象,对整体象的形成具有比较直接的作用。临诊辨象论治突显特色他说,上海中医药大学匡调元教授指出:所谓辨证论治,实际上是临诊辨象论治。角度不同,感受不同。十个中医,十个看法,情况就如看一张字画,看的人不同,感悟也不同。这也突显中医何以能“异病同治,同病异治”的特色。“根据生命全息律原理,诊察之象所诊察的器官或者组织,是整体的一个缩影,称为信息元。细胞是最小的信息元,整个身体是一个最大的信息元。细胞是可以複製的,例如克隆细胞可複製出狗、猪等。无症可辨未善用诊察之象王彦晖指出,中医界曾常常讨论“无症可辨”的辨证问题,认为有些病的早中期西医已经有些客观指标,中医辨证因为没有症状而无从下手。“实际上无症可辨是一个假命题,其实质就是在内伤病辨证中,没有正确运用诊察之象,或对诊察之象视而不见,或没有诊察到或对其重要性缺乏必要的认识,因而对有象无症的内伤病早中期阶段自然陷入无症可辨的窘境。”他说,由于外感病是先有病后有证,了解疾病发生发展的规律,对辨证也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因此,外感病的辨证中,将病因病机认识和象症辨证有机结合,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比如某患者外感病10天,低热,舌质红绛舌苔少而乾燥,脉细数,通过舌象和脉象可以判断为阴虚火旺,通过了解外感热病的发展规律,可以诊为营血分证,而且可以推断其发展趋势。”他说,由于内伤病是先有证后有病,发病的内因是疾病易感基因启动,因此通过家族史判断其易发疾病,结合诊察之象所反映的证,可以预测未来即将发生的疾病。临床中,他发现患者病理产物壅盛,必问家族史,如果有相关疾病的家族史者,劝其详细检查,往往有阳性结果。他表示,内伤病在症状出现前,可以根据诊察之象进行辨证,预测今后的机体走向,根据辨证结果进行调理,可以达到“治未病”的效果。“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实者泻之,虚者补之,升者降之,降者升之,微者逆之,甚者从之,坚者削之,热因热用,寒因寒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等治疗方法的实质,就是用治疗手段的象来调整机体失调的象。这个过程像雕刻家手持工具,以模特儿或照片为参照,对手中的材料进行精雕细琢。”中医从综合之象认识药物王彦晖说,中药理论讲的是四气五味,即温、热、寒、凉及苦、辛、酸、鹹、甘,其中的每项都不是人对温度或味道的感觉,而是相关药性的综合之象。每个处方都有一个象,每味中药也有一个象。处方遣药的过程就是规划一张合适之象的处方过程,由于证是立体、动态的,因此处方必须在性质和量上,均与患者的证之象在各个方面吻合,而且处方之象的变动也必须跟上证之象的运动。“中医的治疗过程就是以方药之象,纠正整体生命活动状态之象的过程。通常从寒热、补泻、升降等诸多方面逐一考察处方之象,是否与证之象相吻合,从性质和量上保持处方象与证之象的高度一致。”他指出,中药的现代研究仍无法成功的主因是还没有先进仪器能分析中药的四性五味,以突显中药的特性无与伦比。诊察之象具有以下特点:‧每个象均与整体对应,如镜子一样反映整体生命的状态,是整体生命活动状态的缩影。在部位上对应和时间上基本同步反映整体的变化。身体上可以诊察的信息元很多,出于可行性和方便性等原因,常用的诊察之象通常是便于诊察、信息丰富的信息元,如舌象、脉象和耳象等。‧各种诊察之象主要反映整体生命状态,而不是被诊察局部的病变。比如舌质红代表机体存在热象,而不是舌头有病变,因此诊察之象并不是症状或者体徵。‧象难于区分生理和病理。象是不断变化的客观存在,机体处于疾病状态固然有象,机体没有疾病时仍然存在象,生理和病理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不像症状和体徵,大多只有疾病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出现。‧诊察之象是全功能性的,但又各具特点。由于全息元是全身的缩影,理论上每个诊察之象都能够反映全身的状态,若可研究和掌握彻底,我们能够通过一个诊察之象了解寒热、虚实、病位、气机变化等,判断整体生命状态的信息,比如有些经验丰富的中医师能够单凭脉象基本达成辨证。不过,每个诊察之象都有特点,比较能够反映某个或某几个方面的特徵,而难于反映其它方面特徵。因此一个诊察之象又像一个生命的镜子,每面镜子都有其视野和盲区。比如舌象对反映寒热非常灵敏,但是难以反映气机升降。‧象不是患者或医者的本能感觉,需要通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能被诊察出来。症状和体徵是疾病的外在表现,症状是病人主观感觉出来的痛苦和不适,如头痛。体徵是客观能够诊察出来的病理改变,如痰黄、行动不利。症状和体徵是疾病的表现,没有病就没有症状和体徵。每个症状和体徵由一定的病机产生,与一定的病机相对应,而不是与整体生命状态相对应。/良医‧报导:黄秀仪‧2009.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