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可能还无法被科学「破解」,可是中医还是有价值的

  • 编辑时间: 2020-06-15
  • 浏览量: 827
  • 作者:

我相信中医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只好写了这篇文章。

缘起是降的,我很喜爱的一个中国知识脱口秀《罗辑思维》,谈到了中医(关于《罗辑思维》,请参见〈台湾仍有不少人看轻中国,但「罗辑思维」这个知识脱口秀真的必看不可!〉)。

罗胖曾多次点到为止地说他不信中医,但这个话题如果翻开来细谈,恐怕会得罪很多人。在这集〈你怎幺还信中医〉中,罗胖直接挑战中医,不愧是「有种、有趣、有料」XD。

我原本想看戏,以为一定能找到攻击罗胖论点的根据,结果看完了,只能说算他狠,他根本不是真正在谈中医,因为他完全是外行,他谈的是「科学方法」。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我能不认同「科学方法」吗?

我对中医也是外行,所以这篇文章,是在「罗辑思维」的脸书非官方讨论区社团中,社友讨论了起来了,随之而来的感想。有这个社团让大家做更多的思索真好,我想多了,就成了篇文章。不过真的只是浅谈,而且还保证,你读完了,也还是不知该不该信中医 XD。

先谈个人经验,这部分大家参考就好,没有要打广告。我从小体弱多病,常常莫名其妙走路不稳、脚没力就仆街了,手脚到处是伤痕,很少有没有伤口的时候;而且还因为出生时短暂缺氧,小脑受了些损伤,手脚协调能力和平衡感很差,大部分运动都无法进行,在学校又长期被霸凌打成内伤。

到了初中,实在受不了全身的伤痛,加上太弱小一直被欺凌,就哀求爸妈带我去看医生。我们先去找西医,什幺X光、心电图、超声波、验血验尿,当时能做的检查大都做了,检查结果全都「正常」,我就跟医生说我「很弱」,还被医师斥责说「有病就有病,没病就没病,什幺叫做『很弱』?」就被轰走了。

可是生活品质就是很差啊,我们只好去找中医,一上门那位留学台湾的中医就直接告诉我妈她怀孕时出的状况,结果还全猜对。他下了很重很贵的药,要天天吃上好几个月,主成份是一堆大补的人蔘、田七等等等的。

吃了几个月,觉得渐渐有改善,可是有一天我突然胸闷,家人以为是吃中药的问题,就找上那位中医,他原本就因为讲话太机车无礼弄得我们很不爽了,所以对他不完全信任。结果上门他才看了我一眼就说只是急性胃炎,不信去医院检查,结果去了医院还真给他猜中。只是因为闹得实在不太愉快,我只吃了几个月,没有完成他的疗程就放弃了。

不过说也神奇,我的身体状况,还真的改善很多,不再三不五时伤风感冒,体力也增强很多,过去很吃力的运动如骑单车和健行等,都可以做到了,也不再天天到处疼痛。这种大幅改善,几乎不太可能是安慰剂效应。小时候,家人甚至怀疑我能否活过20岁,可是我现在也快40岁了,说得肉麻一定,我的命是中医救的。

儘管如此,我还是对中医半信半疑,身体出状况,十之八九还是找西医。过去有阵子一直闹胃病,听说中医对慢性病比较有效,结果长期吃中药也没改善,后来还是放弃完全不吃中药,看了西医才治好的。不过,几年前因为运动伤害,肩膀受伤多年不理,导致左手不举,所以还是去看了中医。去了几次后,中医有次在把脉时,就断言我睡眠品质不好,也真确实如此。

他先开了健保给付的药,可是回诊时他自己判断效果不好,又被他猜中了。他就建议我吃自费的煎药,我半信半疑,结果吃了两个礼拜后,睡眠品质还真的有改善了,睡得比较沉稳,较少半夜起来睡不着。这又是另一次有效的见证吧。

中医不只是中药,还有针灸啊,我在美国看过一位中医,她说我身体太燥热,要用针灸调整。我夏天成天满头大汗,连冬天都常常穿短袖,吃点燥热的食物,身体就容易出状况,确实真如她所说。

那是我的针灸初体验,在针灸治疗时,针一扎下去,我身上有些地方就感觉到有强烈的电流通过,像是有「气」在里头跑。有时候是针扎到头或腹,可是手脚气感超强,很明显感觉有像电一样的东西在里头跑,强烈到不可能是心理作用。我不懂穴道和经脉,可是人生有很多事物,不管你原先选择相信与否,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真的不可能选择不相信。所以要我不相信中医,真的很难。

况且这还不是唯一一次,我几年前患上骨刺,压迫神经而手麻,还有颈椎严重退化,有次在打坐时,突然觉得气脉打通了,原本僵硬的肌肉居然都突然间鬆弛了,舒服得令人狂喜。

原本复健科医师判断我至少要完全四五次疗程才稍有改善,我只完成一次就大幅改善,他也觉得很惊讶。我知道,这种亲身经历,听起来就像是怪力乱神。我是科学工作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绝对不会想说。

而事实上,听过我这段经历的人,有超过一半是质疑、吐槽和嘲笑的,弄到我愈来愈不想谈起。我不想当神棍,也当不了神棍啊。

自己的亲身经历说得差不多了,来谈谈中医科不科学吧。舖梗之前,先跳到结论,我的答案很简单,就是「我不知道」。

为什幺这幺说?是因为我真的不懂中医,我受的是西方的科学训练,而中医在哲学、观念、方法上,和西方科学是全然不同的。在科学上,简单来说,是「不可共量的」,因为两者有完全不同的语言。

继续深入谈下去,要谈到一些科学哲学的概念,我尽量不用科学哲学的术语,对科学哲学有兴趣且有耐性的朋友,请参见这几篇文章〈科学不是什幺?-16. 跟科学家聊一聊科学哲学:究竟什幺是科学〉、〈我们需要担心科学霸权吗?〉、〈为什幺那两个TEDx演讲最好写成科幻小说?〉、〈为何倡导伪科学是犯贱?〉、〈TED死都不该让你看的两个演讲?〉。 

中医可能还无法被科学「破解」,可是中医还是有价值的

回到中医。有些人斥责中医不科学,因为一堆中医术语,在科学上就不对,例如「气」、「湿」、「虚」、「毒」等等,完全不像是有这幺回事。什幺是「气」?空气会在身上跑?毒是什幺化学物质啊?

等等,如果降说,反而是误解了中医。是西医借用中医的术语来翻译西方的术语才对,当然西医要引进中国,在翻译时借用了中医的名词,所以一堆专有名词,版权是在中医,而非中医乱用科学名词,例如人家中医讲「肾亏」,概念上就不是西医概念上的肾坏掉,导致有人驳斥中医说性能力和肾脏无关,这根本就是张飞打岳飞啊,中医的解释不见得是对的,可是却常常不是错在西医的理解方式上。

既然两者没有交集,那幺用西医或科学的观念去探讨中医,就一直会充分误解中医。可是我又没学过中医,所以我就无法判断,中医是一个和西医不可共量的理论吗?在一定範围内是对的吗?

可是,即使我无法去用中医的理论来谈,也非不能用科学来理解一些现象,因为只要现象存在,就有一天能够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

再来谈个小故事。我不是说过从前吃中药补身吗?吃中药时,中医不是会告诫要戒吃一些东西吗?我在大伯家和堂哥吃饭时,我就不吃中医说不能吃的苦瓜。堂哥问我是不是怕苦,我说是中医说不能吃。结果在台湾唸台大微免所(微生物及免疫学研究所)的堂哥就暴走了,跳起来大骂说滚回去问中医苦瓜里有什幺成份会让人不能吃,那时候我才初中,除了很害怕就只能默默不吃苦瓜…

不过,现在我在学术界混了几年了,可能说些话了。苦瓜有什幺成份?老实说,我们并不完全清楚XD 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好啦,是降的,过去我们知道食物不外就是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据说有科学家过去主张只要分别摄取这三种成份就能把人养大,结果实验失败了,后来知道原来还需要维生素、矿物质等微量元素。

后来,人们以为食物不过就是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加维生素、矿物质而已。结果又发现,其实不然,许多植物含有的次级代谢物(secondary metabolites),如一些生物硷、萜类化合物、多酚、聚酮等等,也会影响人的生理。次级代谢物是不直接涉及到生命正常生长、发育或繁殖的有机化合物,可是却有长期的生理功能。

由此可见,现象的存在与否,不是它们是否是真的存在,还涉及科学知识和研究技术的进展。很多我们现在熟知的、有生理效用的次级代谢物,几十年前科学上是「不存在」的,因为没有被发现,因为没有分离的技术,因为没有研究的方法,所以才「不存在」。现在很多次级代谢物名声可响亮的,如可能延年益寿的白藜芦醇等等。 

除了发现新化合物,更重要的是,科学的进展,带来了观念和方法上的突破,过去科学家只能在实验室里控制大部分变数,只研究少数变量,简单来说就是只能一次研究一种化合物和一个基因,可是现在早已兴起一种「系统生物学」(systems biology),或者一堆「-omics」(XX体学或XX组学),像是基因体学(genomics)、转录体学(transcriptomics)、蛋白质体学(proteomics)、代谢体学(metabolomics)、反应体学(reactomics)等等。这些新学门就是要捨弃过去单打独斗的研究方法,以更全面性地、完整地、系统地全盘了解生物系统如何行使功能。

我们晓得,一个人有两万多个基因,很多时候至少有好几千个基因在作用,才产生一个生物功能。科学在进步,过去只能研究单一基因或化合物,是受限于技术,而且也有其必要。但拜技术的进步,科学家现在可以用先进的仪器,如次世代DNA定序仪、质谱仪、晶片等等收集更全面的大数据,利用高速电脑做运算解析,让我们对生命现象的理解突破了一个层次。小弟对这些领域略懂略懂,因为我的研究就直接涉及了基因体学和转录体学。

中医可能还无法被科学「破解」,可是中医还是有价值的
Photo Credit: DarkoStojanovicCC0 Public Domain

像是前述的苦主……哦不……苦瓜,有许多次级代谢物,过去可能只能一一分离出来研究,可是现在可以用代谢体学的方法,来了解苦瓜有多少种未知的次级代谢物,有可能是哪种化合物,日后可以把它们的功能和生理效果一一检定出来。

所以说,我们现在跟苦瓜很熟吗?其实还不,可是未来会变熟吗?很有可能,苦瓜只是其中一例,许许多多中药具有疗效的,也是次级代谢物,现在已有不少实验室开始对中药进行大规模的系统生物学研究,未来肯定对正确了解中药疗效会有具体的帮助。

除了中药,中医不是很强调人体质的差异吗?所以不仅要对症下药,也要对人下不同的药。西医过去根本没「体质」的概念吧?或者完全不强调。可是,族群基因体学的进展,让我们开始在科学上理解到,不同「体质」是真实存在的。

许多疾病,尤其是文明病,是多基因造成的,所以即使是相同的病徵,不同病人就有可能带有些许差异。在药理学上,也渐渐发现不同对偶基因,会影响药物的药效。因此,现在新兴起一门「个人化医疗」(personalized medicine),简单来说,就是为不同遗传背景的病人,量身订做医疗服务。

举个例,我有朋友有高血压,刚去治疗时,医师会先开一种药,回去吃一个月看看有没有效,如果没有效就换药,一直换到有效为止。

为何如此?因为同样是本态性高血压,不同病人的遗传背景可能有所不同,或者吸收、运输、代谢药物的效力也不同,因此适合不同的药。

数量遗传学的研究也发现,欧洲人和亚洲人的高血压,有些基因是不太一样的,因为不同遗传因子造成相似疾病是很有可能的。这就算是「体质」的不同吧?虽然我不敢说一定就符合中医上体质的概念。

对「体质」愈来愈有科学上的理解,未来只要有足够的知识,或许做个检验就能对症又对人下药,减少医疗资源的浪费。想深入了解,请容小弟私心推介一本和好友合作出版的书《未来的基因体医疗:从基因标靶药物,到实现个人化医药》(これからのゲノム医疗を知る:遗伝子の基本から分子标的薬、オーダーメイド医疗で)(请参见〈从基因标靶药物,到实现个人化医药的未来基因体医疗〉)。

我相信,随着科学的进步,过去以为不存在,或者不被重视的现象,可能会被科学家发现,是不无可能的。我们现在的科学技术还不能研究「气」,不代表它一定不存在,虽然某前校长的研究不见得靠谱。科学还是得讲求可证伪性,要能够让同侪在别的实验室再现才算数,所以罗胖谈到的科学方法,确实是必要的。

在七八千年前,远在牛顿力学兴起前很久很久,埃及人就建起了金字塔。因此,建造埃及的金字塔和欧洲的大教堂和高棉的吴哥窟不需要「科学」,只需要经验的累积。可是没有现在科学、工程技术,是建造不出台北101的。

以为中医是国粹一定比西医优势,是不可取的心态,拜现代医学和公卫所赐,我们现代的生活品质和寿命比只有中医的时代还好很多很多。

对古人的实际医疗状况想知道多一些,可参考谭健锹医师的两本好书《病榻上的龙:现代医学破解千年历史疑案,从晋景公到清嘉庆25位帝王病历首度揭密》和《历史课本没写出的隐情:那些帝王将相才子的苦痛》(请参见〈25条病榻上的龙,完全颠覆你的想像!〉和〈历史课本没写出的隐疾〉)。

现代医学,虽然不完美,可是攻克的疾病愈来愈多。我们不该只因为还有疾病无法被完全治癒就对现代医学失去信心,我有位好友,父亲刚逝世。他父亲晚年患上一种罕见的贫血,原本可以透过药物来控制病情延长至少好几年寿命。可是他却铁齿拒服西药,自己去四处寻觅偏方,结果没有任何偏方救到他的命,因为不听信任医师专业把命玩掉的,我敢保证绝对比被偏方救活的,还要多个千百倍。

最后,作个总结。我还是不能保证中医未来一定真能让科学给破解,但是我仍有信心。如果说要下个定论,我会说,中医可能真的还不够科学,可是中医还是有价值的。

相关阅读:

  • 在国外研究大放异彩的中医针灸疗法
  • 你应该知道的中医小常识:中药也有分三品、论辈份
  • 你知道吗,中医推拿师也要熟练针灸认穴的功夫